2013年12月27日

我們的年末感想——只是很害怕失敗。



本來以為撐不過,連下台一鞠躬都準備好了。今年很多人跟我們說表演產業要崩壞了,很多單位舉辦演出卻依舊這麼少人看表演你們不怕嗎?

怎麼可能不怕?繳不出房租付不出薪水表演費,取消演出等等惡夢常常在深深的夜裡出沒;怕到生出病來一連跑了好幾間醫院,表演前緊張到生理期都不肯來。你們說的我們都知道,業界圈子小競爭大,即使倒了一間EARWAX也不會有什麼大不了,半個月後就忘記這些事情,像是洪仲丘、大埔、核四等等議題,幾次激情的抗議之後改變不了什麼。

是悲觀的也是樂觀,人生不就是不停撞牆碰壁然後想辦法跨過,睿智的友人有言「越是困難要笑得越燦爛」,這箴言在覺得很坎坷的時候都會出現。我們很幸運,一路走來同在辦公室的夥伴大家都工作得很累卻沒有反目成仇、來演出的樂團對台灣印象都很好、碰到的歌迷都熱情的很可愛。說是老梗但一人的確不成事,Franz Ferdinand那晚其實沒有花太多時間欣賞演出,站在最後面往前看著好多人每首歌都可以跟著唱覺得心滿意足。我們不會拍張照片上傳臉書說「這是我夢想的場景」,其實不知道什麼叫做場景,理想的狀態是什麼,每一次的演出我們只覺得還可以更好。

2013年就這麼幸運地且戰且走,2014年要迎接第一次的兩天活動,比以往更加劇烈更加害怕。這樣的方式著實考驗我們以及觀眾,票房才會告訴我們這條路可不可行,倘若結果是市場其實還不需要,我們會重新思考所謂的showcase演出在這裡有沒有必要。

我們很難解釋的事情很多,搖滾精神不是拿來當飯吃的,肯定餓死。但是耳機裡面Matt Berninger的歌聲一直傳來一直傳來,誰可以告訴我們這不值得?

如果狠狠跌落,也只能再站起來,想想要往哪裡去。

今年很謝謝大家的陪伴,Legacy的所有工作人員每次都如此幫忙我們任性的要求、誠煒音響公司的認真專業、從我們出道至今沒有一場缺席的總務、文曲星牛蛙、和我們一起製作OUT這本刊物的Patagonia(裡面的笨蛋們)、ARTIFACTS還有中山光點、Taipei Times的David還有GigGuide的Steve,即將發行專輯的森林,每次都去叨擾放置DM的店家們,還有花錢買票進場的你們,我們真的深深感激。

2013走到尾聲,再容我們老梗一次引用Leonard Cohen的話:May you be surrounded by your family and friends. And, if this is not your lot, may the blessings find you in your solitude.

明年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