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24日

【就是爽啦!No Age SECOND COMING】--- 戴子




吾友曰:勇氣其實是消耗品,需要三不五時補個貨。

2011年的時候,只是一股從內心油然而生的衝動,就請了No Age來台灣。
這絕對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,只是在半夜連續看了好幾個youtube之後、深夜地把酒言歡之後、不顧友人勸告之後,沸沸揚揚的心情罷了。只是我也萬萬沒有想到怎麼過了一年依舊沒有什麼長進,又在差不多的情境之下,外加思念的情愫以及極度需要大聲吶喊發洩,No Age又回來了,並且即將發行新專輯,好開心。

其實可以請來一起跳腳的團不可能只有No Age,但委實無法忘懷去年他們的演出。總是嘴巴叨唸著搖滾樂就是要大聲之類的話,或者看表演就是要真真切切滴下汗水、受一點傷。這樣的想法或許比較偏激,Do Make Say Think來台演出的時候我的確也在內心上演了場不輸給ID4的戰爭,但肉體上的滿足截然不同。喜歡揮汗的演出勝於低頭皺眉思索、喜歡跟著擺動勝於用雙手環繞自己、喜歡在歌的行進之間往身邊的朋友飛撞,喜歡自己在些演出後內心被塞滿,滿到可以跑半馬的馬拉松。

No Age是個兩人樂團,比我大一點點而已的年紀,到目前為止的人生都在玩音樂,漸漸地可以和自己青少年時期的偶像同台演出。這樣力爭上游的樂團故事一點也不新奇,也別說我們少見多怪,只因為他們比起Dinosaur Jr.或是Minor Threat離我更近,更能體會他們寫出的小城故事。厭倦了柔弱,對於甜膩感到不耐煩的自己,常常被他們的幹勁鼓舞到。太多時候,都是藉由這樣的情境狀態,提醒對於喜歡的事情要筆直的往前,即便會跌得滿身傷,還是要深沈的說服自己。

去年演出結束後我雙手握拳,想要告訴自己所有認識的人,這真的是很好看的現場。毫不拖泥帶水,也不多說廢話,直來直往的用力打鼓用力彈奏。沒有到現場真的不會知道,那每一個結實的鼓點敲在心頭,而我只想用力推擠;心臟強而有力的在T-Shirt下鼓動,沒有到現場真的 不 知 道,寫再多文字都像廢話一樣。
哎,誰在那邊跟你小家子氣啊?就像DM上說的:要跳就跳到最高處!然後帶著被填滿的勇氣離開,繼續為所謂的人生或是夢想各自打拼。

這裡還有戴子2011對No Age的心情故事


About 戴子

Sky Tai aka 戴子。
玩的樂團叫做風籟坊,育有兩女;然後有個網路相簿因為忘記如何登入所以再也不會更新。
現任Earwax的掌門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