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16日

【就是爽啦!No Age Second Coming]不雲端系-閻羅王

By 閻羅王

在那之前沒想過會在台灣看到No Age的現場演出。雖然這個團在國外獨立音樂場景掀起了一股龐克風潮,粗糙卻有內蘊的音樂很久沒聽到了,但那時認為只能和幾個朋友高談闊論No Age有多好聽,像著魔似的天天放他們的專輯,秘密的放在心裡面愛著。來台灣?怎麼可能?

但就像那些故事一樣,總會有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人,貪圖個熱血爽快,三兩下還真的把這組在台灣真的是不紅的團請來。知道這消息的興奮心情自然是不用多 說,No Age的CD更是日日放夜夜也放,滾瓜爛熟之餘盼望之情未稍減。你知道的,像No Age這種直接命中的團,現場的表演總是值得錄音室專輯以外的期待,誰知道他們會以他們信奉的龐克精神玩出什麼衝擊把戲?

那一晚總算來臨,整天的高昂情緒也準備要全盤釋放。台上簾幕掀開看到Dean跟Randy活生生的站在那裡,跟真的一樣。一時還有點不可置信,但當開場曲 Life Prowler前奏破破的鼓聲一下,眼前的畫面都真實了。像觸動了什麼開關,只能尖叫著跳來跳去。接下來的Glitter和Fever Dreaming更是可怕,看著No Age兩人奮力的玩弄著鼓與吉他聲響,在台下接受著他們丟下來的音樂熱度與力道,想要維持冷靜的姿態是不可能的,只能徹底的把自己拋開,讓音樂的利一次又 一次劃著心臟,尖叫著刻下不可磨滅的痛快記憶。

當晚No Age翻唱了同樣來自LA的龐克前輩Gun Club兩首歌,像在宣示我們會一直這麼吵鬧下去、滾燙下去。所以我會一直期待,期待他們的每一張專輯、每一場現場演出、每一次的震耳欲聾。雖然Dean 唱著”one time is all I need”,但在親臨過No Age現場之後─I think I need more NO AGE!



閻羅王真情推薦-朗朗上口必背曲




About 閻羅王

被說很痞之後就越來越痞了。看表演站不住一定要跳來跳去。左腳大拇指指甲在看Sebadoh時撞掉了,長出來的新指甲變得很Lo Fi。